首页 八卦内容详情
ERC换TRC(www.u2u2.it):年度最重量级影片问世!能否不负众望?我们独家专访了导演

ERC换TRC(www.u2u2.it):年度最重量级影片问世!能否不负众望?我们独家专访了导演

分类:八卦

网址:

反馈错误: 联络客服

点击直达

经历了一次改档,《长津湖》终于上映了,十几亿的投资,超级巨星的阵容,豪华导演班底,让人无法不期待。影片的质量如何?能否承担起救市的重任?本刊独家专访了林超贤导演,从评价与解答两个方面,希望让您对这部电影会有更多的了解。采写_本刊记者 朱雯怡 傅圆媛 何海珠

文_空山

录音整理_实习生 汪恒

电影市场“强心剂”,家国情怀最动人

经历了冰冷的暑期档、平庸的中秋档之后,国庆档对电影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而预售与想看数据全面领跑的《长津湖》无疑是其中最令人期待的“强心剂”。

该片不仅集合了陈凯歌、徐克、林超贤三大导演,更有吴京、易烊千玺、段奕宏、朱亚文、李晨、胡军、张涵予、黄轩、欧豪、韩东君等演员,阵容配置堪称华语顶级。作为国产电影史上规模最大、成本最高的战争片,《长津湖》早在年初便被各影评人列入“年度期待片单”之中。

9月25日,本刊记者来到《长津湖》首映现场,大批影迷和粉丝三五成群地围聚在影院入口,有不少黄牛徘徊在人群之中收票、售票,甚至炒出500、800元一张的高价,足以见得观众的迫切。今天(9月30日)公映票房马上超2亿。

虽然影片长达176分钟,但观感却并不沉闷。故事以抗美援朝中的长津湖战役为背景,讲述了伍千里、伍万里两兄弟,同“七连”的其他志愿军们在极其严酷的环境下奋勇杀敌、视死如归的革命事迹。

与同题材的《金刚川》所运用的多视角叙事结构不同,《长津湖》采用了更常见的线性叙事,从志愿军入朝、遭遇战开始,呈现了整场战役的原委。

影片在“七连”主角群的塑造上尤为成功,且演员与角色的适配度也颇高。李晨饰演的排长余从戎是最为活跃的队内开心果;朱亚文饰演的是本可以退役却毅然回归战场的梅生;胡军饰演的炮排排长绰号“雷公”,是整个连的大家长。

而吴京与易烊千玺饰演的伍千里、伍万里两兄弟的情感与成长,也随着战争的推进逐渐升华。伍万里的人物弧光最为完整,从一个顽劣懵懂的少年莽撞地闯入连队,到迫切地期待上开枪杀敌,再到亲眼见证战友的牺牲、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战士。

而向来被视作“顶流偶像”的易烊千玺在一众前辈旁也没有拉胯,对人物内心变化的诠释可谓精准到位,表现可圈可点。

放映结束后,主创、主演悉数亮相,台下的观众们纷纷向他们表达赞许和感谢,更是对革命先烈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。有人引用电影海报上的一句宣传语“如今这繁华盛世,如你所想”来抒发感慨,说到动情时更是不禁哽咽了起来。

这个国庆档,走进影院观看《长津湖》的理由有很多:豪华的阵容、酷炫的视效、超高的投入……但最核心、最动人的,一定还是那份刻在每一个中国人心底的家国情怀。

独家专访林超贤揭秘《长津湖》幕后

“最煎熬”的一次拍摄经历

从《湄公河行动》、《红海行动》到《紧急救援》,导演林超贤素来擅长将动作元素融于主旋律电影之中。此次作为导演之一加盟献礼片《长津湖》,林超贤负责的部分几乎都是“硬骨头”:大场面、多特效、远处轰炸、近身肉搏。

尽管拍摄此类作品的经验丰富,但《长津湖》带给林超贤的考验空前巨大。他向记者坦言,这是其从业以来“最煎熬”的一次拍摄经历:两个半月完成筹备、78 天完成拍摄,天气冷到全身贴满 10 个暖包,更是为一个坦克的镜头守了一个月的日落,片场的种种惊心动魄犹如“战场”。

时间紧、任务重从筹备到开拍仅两个半月

2020年末,正在忙着宣传电影《紧急救援》的林超贤接到《长津湖》项目,计划一个月后开机。“当时我非常担心,一直都不敢答应。”林超贤认为那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“其他两位导演已经开始(筹备)了很久,是2019年头开始(筹备)的。”

三位导演中,陈凯歌主要执导文戏部分,徐克拍摄的段落主要集中在影片的尾声,中间的不少动作和特效场面则由林超贤来负责,包括仁川港登陆、轰炸三八线、美军狼林山脉搜索志愿军、血战乱石滩、民宅遭遇战等重场戏。

“临危受命”的林超贤深知拍摄难度之大,第一反应便是要组建一支足够强大的团队。与其合作了20年有余的制片人梁凤英立刻召集最熟悉的班底,用半个月的时间敲定所有人员,这才让林超贤有了信心。

梁凤英向记者透露,此前她与林超贤合作的电影,完整的制作周期是12-18个月,筹备期要半年。而《长津湖》从她“吹起冲锋号”投入筹备到开拍仅花了两个半月,拍摄历时78天,此外共有1671个特效镜头需要在映前赶制,可谓是挑战时间极限。

第二大挑战在于空间。《长津湖》中林超贤导演部分的取景地分散在河北西北部,剧组需要辗转各地。在严寒、大风的恶劣气候下,剧组各个部门的效率都会受到影响,军营帐篷的布景甚至一度被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吹烂。“一天只能拍十几个镜头,以前我可以拍四五十个。”林超贤说,为了御寒,自己会在全身贴满10个暖包。此外,尚未结束的新冠疫情也对剧组的运转造成了一定限制。从境外赶来的工作人员必须按规定隔离21天,主创团队最初只能靠视频通话来开会。林超贤透露,自己在最开始也是通过线上会议与陈凯歌、徐克两位导演进行沟通。

被问及如何让三位导演的个人风格得以统一,林超贤向记者解释道,三位导演拍摄的戏份相对独立,有着不一样的地理环境和情节氛围,既能发挥各自的特色,过渡起来又会自然合理。

《长津湖》以抗美援朝中长津湖战役为背景,林超贤坦言刚接下这部戏时,自己对这段历史的理解还不够深,于是发动整个团队去搜集资料,将与抗美援朝战争中东线部分相关的纪录片、电影、电视剧全部看完,并请来专业的军事顾问,研究志愿军的作战方式、军令、军衔等细节。

坦克冲进民宅并非特效

追求真实感

林超贤拍动作片素来追求真实感。为此,他首先对《长津湖》总计13万字的剧本进行了调整和加工,进一步细化、设计动作场景,将文学性的描述落地为符合逻辑且可拍摄的镜头语言。

比如“志愿军入朝遭轰炸”这场重头戏,剧本上原本写的是:火车停在桥上,战士们发现敌机后下车躲避,许多人被炸到血肉横飞,场面十分惨烈。

林超贤用桌上的餐具示意,摆出火车、桥与敌机的相对位置,向记者指出这个设定的落实难度:“首先,火车停在桥上面,火车跟桥之间有多少空间?如果整列火车的人都下车,大家都挤在一起动不了,怎么跑?如果飞机真的已经来炸桥了,你能跑得掉吗?”

基于此般考虑,林超贤从实战的逻辑重新设置这个场景:火车停在路面的铁轨上,车上的战士们看到远处发生了炸桥,于是集体下车躲避。如此一来,留给志愿军们躲避的时间和空间是充分的,但在敌机轰炸下逃命的过程又充满紧张的氛围,让这场戏具有了非常大的能量。

此外,片中有一个坦克从山上冲进民宅的场面令人震撼,林超贤透露该镜头并非特效,而是实拍,为了拍摄到最佳效果,自己带着剧组“死磕”了一个月。

“我们要怎么把地形弄到可以让坦克俯冲,但是又不能失控,然后必须要让它在我们指定的路线去穿过那些房子?前期要做很多试验和测量。”林超贤说,“房子是用真材实料搭的,因为要让观众看着很有冲击力,所以我们加固了那些房子。但是加固了房子,就必须要加强坦克的钢板,然后坦克又太重,结果要改它的引擎。”

这场坦克戏发生在夜晚,但山上地势复杂、较难打光。而如果将其放在白天拍摄、靠后期调暗,画面又会显得不真实。林超贤最后想到的解决办法是,在每天太阳刚下山、尚有余光的那15分钟进行拍摄。

为了抓住时机,剧组会在每天下午日落前的4个小时开始准备,提前布置好所有机器、做好安全检查,等待光线到达合适的亮度便开拍。有时遇到天气突变,光线的明暗程度会受到影响,剧组必须随时待命,做好拍摄准备,“感觉就是像在打仗一样”。

吴京“真的很厉害”

新老演员表现亮眼

谈及演员的表现,林超贤的语气柔和了下来,直言与吴京、易烊千玺、李晨、朱亚文等一众演员的合作“很顺利”。

林超贤告诉记者,“老戏骨”吴京拍摄动作戏的经验丰富,拍《长津湖》期间他脚上的旧伤有复发的迹象,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表演。吴京在片场还会帮助沟通不便的外国演员,教他们如何动手、如何拿捏力量。

令林超贤印象尤为深刻的是一场爆破戏,一名新人演员与吴京需要先后跳到两个指定位置趴下,然而新人演员意外地错占了吴京的位置。此时吴京迅速做出反应,“他在空中把自己一条腿抬高,落到地上后没有压到他身上,最后两个人都安全了。”林超贤称赞道,“他真的很厉害。”

相比之下,易烊千玺则是“一张白纸”似的新人。林超贤对其亦颇为欣赏,“我很喜欢他,他拍戏是很踏实的态度,而且他比较‘简单’,所以才会准确。”

所谓的“简单”,是指该演员能够在某个情境下做出自然的反应。比如与战友结识时眼神中的关怀、目睹战友牺牲后的悲痛,易烊千玺会直接地表达情感,而不会有太多的预设或顾虑。

林超贤还透露,易烊千玺在片场虽然很少说话,但对于角色的理解十分精准,心中非常清楚伍万里是个怎样的人。

在故事的开始,伍万里是个顽劣的乡村少年,喜欢用石子“打水漂”。为了呼应这个爱好,林超贤特别在中美遭遇战中为伍万里设计了一场“投弹戏”。向敌军投弹成功,也标志着这个角色从一个调皮的男孩成长为了一名真正的战士。

伍万里第一次投手雷时,他成功地让手雷在敌方上空爆炸。此时,镜头给万里面部特写,他的神情有些“懵”,而这恰恰是林超贤觉得这个人物在当时该有的状态。“他的表情就是,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的那种感觉,他的表演很准确。”

除了主演外,其他演员的表现也让林超贤感到惊喜。在他设计的“血战乱石滩”这场戏中,为了充分展现志愿军作战群像,林超贤将实拍与特效结合,用全新的方式做了一个特别的长镜头,让观众几乎找不到剪接痕迹。

看到这场戏初剪效果后,林超贤深受感动,“几个主要演员的动作是指定的,但前线还有很多其他队员,拿着枪准备拼了,你或许不认识他们,但那种坚定的眼神会让人感觉非常真实。”

从精神到体力,《长津湖》被林超贤称为“最煎熬”的一次拍摄经历。最终他与工作人员用强大的信念支撑了下来,而其中也不乏新鲜的体验:贴暖包、守日落、架铁轨……辛苦的同时也乐在其中,因为他坚信:做电影应当不断探索突破,而非重复自己。

“如果总炒一个菜的话,你的人生没有回味”。采访的最后,林超贤如是说。

长津湖鉴定报告

主旋律电影的高光时刻?

电影质量遭遇战震撼人心

《长津湖》的惨烈,始于一片平静。

影片开场,吴京饰演的伍千里乘船回家,落日余晖洒在河面上,他手里抱着一个骨灰坛,里面是自己的哥哥伍百里。大胆猜测这段是陈凯歌的手笔。

片中有几个浪漫时刻,也很有陈凯歌的细腻风格。

一个系着红围巾的女孩,边跑边摘下围巾,用力扔进车厢,正好被易烊千玺饰演的伍万里接住。这条红围巾是片中除了鲜血以外,少见的红色。在列车上,伍万里被老兵开玩笑,恼羞成怒拉开车门想要跳车回家,门打开的一瞬间,光涌进来,外面是高山峻岭上的秋季黄叶,和绵延不绝的万里长城。

柔和的阳光洒在河山之上,与开场的河上行舟,形成呼应,成为影片难得的“美丽时刻”。

片中最紧张刺激的戏份,当属主角们的第一场夜间遭遇战,整段战斗戏大概持续了30分钟,全程紧张、惨烈,危机和死亡一个接一个,让人难以呼吸。

主角们的单人优势都在此得到展示,战术安排、狙击手对射、英文诱敌、远程精准投掷手榴弹、借助照明弹杀敌,都相当精彩。小型战斗方式和整体的轰炸信号塔目标,环环相扣,十分流畅完整。如果放在其他电影中,这段戏肯定是能镇住全片的结尾决战。

这场震撼人心的战斗结束后,是近一个小时的文戏,非常考验观众的耐心和注意力。大量群演和军队的加入,确实呈现了而今银幕上少见的大场面。

演员表现易烊千玺形象颠覆吴京拿下高光时刻

和《中国医生》中的角色有点类似,易烊千玺再度饰演了一位被众多前辈影响、教导的“成长型少年”,只不过《长津湖》中的伍万里更为顽劣。他以“坏小子”形象亮相,穿着和造型都邋里邋遢,一出场就是拿石子打碎船家的镜子。这份外向的“坏”,和易烊千玺在大众眼中的形象相去甚远。

吴京在影片结尾,被给予了大特写的高光时刻、演技时刻。那是一位亲密战友牺牲后,吴京饰演的伍千里掏出名册,想要给那个名字画上一个红色的框。他强忍痛苦,看到笔记本上的字,几番忍耐,最终痛哭起来。观影现场,不少观众共情流泪。

片中大部分演员都在及格线以上,值得一说的是胡军饰演一位憨厚的炮兵排长,承担一些喜剧任务,更容易被观众喜爱。

《长津湖》会有下集吗?

观众疑问

在《长津湖》首次定档之前,关于影片是否分上下部的传言一直很多。目前片方的宣传、影片的结尾,都无续集的明示。但相当一部观众相信存在下集,因为长津湖战役中著名的“三炸水门桥”并未在片中呈现。

根据影片结尾的片段混剪可以猜测,烈士杨根思的戏份有删减。杨根思是真实历史人物,曾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他在耗尽弹药、只剩一人的情况下,怀抱炸药与联合国军同归于尽,时年28岁。而他牺牲的1071.1高地,正位于长津湖地区。

影片是否会有下集,是否能推出导剪版,都尚未知,可能也都取决于《长津湖》的市场表现。

《好莱坞报道者》曾发文表示,该片成本高达2亿美金(约13亿人民币),这意味着内地市场至少收入40亿票房才能回本。而目前内地国庆档单片票房天花板,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设立,31.69亿。

影片最近以开幕片的身份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亮相,映前见面会上,一向爱“放卫星”于冬放出豪言“《长津湖》足以载入中国电影史册”。《长津湖》的票房、口碑,能否真的给中国电影带来高光时刻,拭目以待。

ERC换TRC

ERC换TRCwww.u2u.it)是最高效的ERC换TRC,TRC换ERC的平台.ERC20 USDT换TRC20 USDT,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,手续费低。

发布评论